诚信典故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诚信典故 > 诚信典故

酒品·酒礼
发布者:管理员    发布于:2016-12-26 17:13:20

 明人冯时化著《酒史》,曰:“酒自仪狄、杜康始。”将仪、杜两位古人奉为酒的创制始祖。早在汉代就有“酒榷”之说,《黄帝内经·素问》曾云:“以酒为浆”,说明酿酒的历史特别悠久。至《吕氏春秋》和《战国策》等著作,则已开宗明义地说酒于夏禹时期就被酿制了。

我国几千年的灿烂文明,几乎就是一条由酒液流淌成的璀璨长河。古语云:“饮酒者,乃学问之事,非饮食之事也。”又说:“醉里乾坤大,壶中日月长。”古今智者,大多是从一醉方休的境界中认识世界,彻悟人生,修炼自己的品性。

酒令人爱,因为酒有特别之处。酒乃“春”也,所以古人亦常以“春”命酒名。司空图《诗品·典雅》云:“玉壶买春,赏雨茆屋。”买春即买酒也。酒的酿造工艺精妙绝伦,酒的清澈使人留连忘返。卢克莱修说:“当酒浸入身体时,四肢变得沉重;两条腿迈不动,索索发抖;舌头打结,神志不清;目光游移不定;喊叫,打噎,争吵。”贺拉斯又说:“圣贤纵酒作乐,也会表现出忧虑并暴露内心秘密。”由此可见,酒又是一种催化剂,一种情绪的催化剂。通过饮酒,平素深藏于心底的快乐忧愁都一一迸发出来。贺拉斯的另一句话是,“再强的智力也敌不过酒力。”讲的大概就是这种催化作用。

在酒面前,每一个人,哪怕滴酒不沾的人,也会被莫名地催化,乃至于会被感化。大概就是在这样的感化下,才有古人所云“文王饮酒千钟,孔子百觚”这样的结果;大概就是在这样的感化下,桑贝尔才会在饮酒间将暗杀恺撒大帝的计划和盘托出。饮酒之致,妙在品酒的性情上。清程世爵撰有《笑林广记》一书,收《酒品》一文,文曰:“人事皆有品,惟酒品不一。花间月下,曲水流觞,一杯轻醉,酒入诗肠,此之谓儒饮,如雅人蕴藉一般。二三良友,月夕花晨,名姝四座,低唱浅斟,此之谓仙饮,如瑶池醉月一般。礼席丰筵,繁文缛节,终日拘挛,惟恐僭越,此之谓囚饮,如拘禁罪囚一(文章来源:华夏酒报·中国酒业新闻网)般。杯不厌大,酒要满斟,持筹呼马,大肆鲸吞,此之谓驴饮,如行路渴驴一般。冠袍带履,坐分昭穆,让箸举杯,纳身轨物,此之谓葬饮,如衣冠敛葬一般。倒地谩骂,呕哕成渠,僵卧不醒,人事不知,此之谓尸饮,如饿莩倒卧一般。”儒饮、仙饮、囚饮、驴饮、葬饮、尸饮,种种,饮酒的学问居然如此之大,恐怕是连许多饮酒人也是浑然不知也未曾注意过的,其实这才是它的乐趣所在。真正的饮酒人,就应该是酒席上的得道中人。

***让人觉得有意思的是,饮酒有酒礼。传说,钟毓和钟会幼时,一次,都以为父亲睡着了,遂邀约偷喝酒。其实父亲并未熟睡,不过是想窥视他们兄弟二人偷喝酒时的情状。父亲发现,毓喝酒,“拜而后饮”,会则“饮而不拜”。于是各问其缘由。毓曰:“酒以成礼,不敢不拜。”而会则曰:“偷本非礼,所以不拜。”这个典故很有趣,言外说明古人饮酒时都讲究一定的礼节。这种礼节,使饮酒成为一种仪式。于是,饮酒也便成为一种庄重的活动,不能失礼。这种礼节,使饮酒成为文明进程或文化氛围的一部分。如今,彝族、苗族等少数民族都还保存着酒礼这一习俗。比如彝族饮酒时唱《酒礼歌》、苗族给客人喝拦路羊角酒,都是隆重的礼节。可以说,在饮酒活动中,酒礼是一种秩序,由于有种种约定,也算是一种无形的规则。

佛教为酒罗列过十大罪状:一、颜色恶;二、少力;三、眼不明;四、现嗔相;五、坏业资生;六、增疾病;七、益斗讼;八、恶名流布;九、智慧成少;十、坏命终,堕诸恶道。这些说法不免有些过激。但若不晓酒性、不明酒品、不懂酒礼,却终年酗酒以度日而无所事事,其愚蠢之极,则实难苟言。

一个想与酒套近乎的人,应该真正地对酒和饮酒有了明朗的认识之后,才一本正经地去学饮酒。

“酒是一个人的智力测验,一个酒量大的人,决不会是傻瓜。”叔本华这句话,或许道出了饮酒的真谛。